海淀区位于北京的西北部,总面积426平方公里,古为燕蓟之地,金、元、明、清四朝古都的郊外边隅之地,现在,这里是以秀美的西山风景为依托的颐和园、圆明园等皇家园林聚集区,是以北大、清华等高等院校研究机构构成的现代科学教育和研究之地,是以中关村为代表的当代“新科技时尚之窗”。让我们先来读读下面两段文字,闭上眼像小编一样想象一下荷花盛开的瞬间,夜晚的美景。

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弥望的是田田的叶子。叶子出水很高,像亭亭的舞女的裙。层层的叶子中间,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有袅娜地开着的,有羞涩地打着朵儿的;正如一粒粒的明珠,又如碧天里的星星,又如刚出浴的美人。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

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这一片片叶子和花上。薄薄的青雾浮起在荷塘里。叶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过一样;又像笼着轻纱的梦。虽然是满月,天上却有一层淡淡的云,所以不能朗照;但我以为这恰是到了好处——酣眠固不可少,小睡也别有风味的。月光是隔了树照过来的,高处丛生的灌木,落下参差斑驳的黑影,峭楞楞如鬼一般;弯弯的杨柳的稀疏的倩影,却又像是画在荷叶上。塘中的月色并不均匀;但光与影有着和谐的旋律,如梵婀玲上奏着的名曲。

Lotus

这两段文字相信大家再熟悉不过了,朱自清先生的《荷塘月色》。朱自清在《荷塘月色》的末尾署明了写作的地点:“北京清华园”,但这个月色掩映的荷塘究竟是在哪里,却引发了不小的争议。

Lotus

清华园内有大小两座池塘,塘内皆植有荷花。小池塘在“水木清华”,旁有一座“自清亭”的雕像,还有一尊朱自清塑像,很多人就因此把这座池塘附会为《荷塘月色》中的荷塘。其实,荷塘漫步的故事发生在海淀区清华大学的园中园——近春园内,也是朱自清先生的故居。今天就和大家来说说朱自清先生和近春园的那些事。

Lotus

朱自清的五十载短暂人生中,近一半的时光是在清华度过的。他曾经居住过的清华园西院45号、北院9号和16号,与校园中的自清亭、朱自清塑像,记载了他作为学者、教育家的一生,也是其爱国主义精神和民族气节的写照。

Lotus

他的学风和人格,杨振声描摹得最恰如其分:“那么诚恳,谦虚,温厚,朴素而并不缺乏风趣。对人对事对文章,他一切处理得那么公允,妥当,恰到好处。他文如其人,风华从朴素出来,幽默从忠厚出来,腴厚从平淡出来。”

Lotus

其间,朱自清一家住进西院45号的中式住宅,紧邻荷花池与近春园遗址。1927年仲夏,荷花池的夜色触发文学家敏锐的思绪,有感于军阀征战的国内时局,写下不朽名篇《荷塘月色》。

Lotus

近春园景点的核心景观是被一诺大荷塘包围的一座岛,此岛在西北侧通过一座汉白玉拱桥与岸边相连,岛东南侧另有一短桥“莲桥”。岛上有高低的山丘和树林掩映,建有“荷塘月色亭”、古式长廊“临漪榭”、纪念吴晗先生的“晗亭”与吴晗先生雕像,并有近春园遗址纪念石碑等。

Lotus

Lotus

Lotus

朱自清先生的散文名篇《荷塘月色》发表以后,公认是一篇美文,被收入散文集和教科书。后来有一位姓陈的读者提出他所写的夜间蝉鸣错了,证据是夜间的蝉是不鸣的。

Lotus

他一时拿不准了,先问周围的人,但谁也拿不出一个蝉夜间鸣还是不鸣的确凿证据。他又去请教专家,专家查了许多资料,也说是夜间的蝉是不鸣的。于是,他选择夏天的夜晚,亲自隐在白天蝉鸣的树后,果然有两次听到了夜间的蝉鸣。

Lotus

这样,他准备再版时修订的月夜蝉鸣那一段才算作罢。为了一段话的错对,身临其境,验证核实,这种求真的负责精神是非常可贵的,也留下了朱自清月夜听蝉的佳话。

Lotus

朱自清最初住在清华园南院单身宿舍,与陈寅恪、浦江清、杨振声等教授为邻。据俞润民(俞平伯之子)回忆:“朱自清先生曾住在南院的单身宿舍,距我家很近,因系单身一人,饭食不方便,父亲就请朱自清先生每天来我家共餐。朱先生一定要付伙食费,父亲当然不肯收,朱自清先生一定要付,最后只好收下,而暗中却又把这钱全部用在给朱先生添加伙食上。朱先生后来渐渐地察觉了丰盛的饭菜是专门为他做的。”后来在西南联大时,朱自清以“西郭移居邻有德,南国共食不相忘”的诗句。

Lotus

秋日的荷塘尽管没有荷花盛开,不过残荷也别有味道。喜欢硕大的荷叶在水面上,感觉无忧无虑,仿佛在独享静谧的荷塘时光。

Lotus

近春园原为清咸丰皇帝做皇子时的旧居,一派皇家园林的风范,后被划为清华园的一部分,成为学子教师的漫步之处。朱自清在《荷塘月色》中怀念南朝时妖童媛女的采莲游戏,感叹“当时嬉游的光景”“可惜我们现在早已无福消受。”而如今的清华园漫池的荷叶仍在,周围却常是熙攘的学子和游人。

Lotus

海淀区历史悠久,名人荟萃,名人故居众多,这些名人故居是海淀区悠久历史和名人文化的载体,保护与利用好它们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和文化价值。在清华大学校园内,有很多民国时建造的四合院,特别是西院,虽然现在由很多清华的老退休职工所居住,但这些房子很多都是曾经的名人故居。今天朱自清故居在海淀的这段就先给大家讲到这里啦,有兴趣的继续关注我们啊!

Thinking Girl

但愿,有一天,我们不再将感情寄托于此,更好的生活,更好的爱人。

文/季箐

发现一个比较有趣的想象。微信朋友,一些人非常频繁地更换微信头像。


后来觉得这些人


一,比较自恋;


二,很想表达表现自己;


三,试图用最合适的头像表达这个时间段的自己


总之,望被了解,被接受,被赞美。


说起来,我的头像从年初到年尾,都不知道换了几百次了。


昨天有朋友跟我说,你这个头像怎么老换啊!不累吗你?


我笑笑说,换个新头像自己看着爽,不行啊。


大概我这人就是朝三暮四吧,无聊的话,就会换头像,好看的图片都会想去尝试,还会频繁的更新各种社交软件的信息,改个签,换背景,给网易云的歌曲创建新的菜单,一遍又一遍的翻看个人资料。


单身的时候,我们总是去换不同的头像,不同的个性签名来代替自己莫须有的情绪。有人说,频繁换头像的人,要么就是无聊,要么就是想通过头像来告诫别人,自己想要新的开始,又或者说,想吸引喜欢的人的注意。


一旦有了对象,也是如此,比如换情侣头像,热衷于把彼此两个人之间有关的东西变成一场专属,就像小时候,拿了一等奖,就急迫得向别人炫耀。


可是时间还是会改变两个人的模样,那个专属的人最后还是走了,即便是拒绝对方的消息,有时候还是会去翻看曾经蓄谋已久的专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