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国十月革命

(图)(又称红十月、十月起义、彼得格勒武装起义或布尔什维克革命)内战获胜的红军一方称为“伟大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俄国工人阶级在布尔什维克党领导下联合贫农所完成的伟大的社会主义革命,又称布尔什维克革命,是1917年俄国革命中第二个、也是最后的重要阶段。

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中国,前苏联作家高尔基的名字,那可是家喻户晓的。我记得,他的散文名篇《海燕》,还是我们中学语文的必背课文呢。可这样一位国际知名大作家的死因,却始终迷雾重重。直至苏联解体后,许多秘密档案逐渐解密,高尔基死因的真相才得以逐渐浮出水面。

1919年,也是俄国十月革命胜利后的第三个年头,住在彼得格勒的高尔基,已经写出了长篇小说《母亲》、《童年》、《在人间》以及散文《海燕》等。作为无产阶级现实主义文学的奠基人,51岁的高尔基已经享有了很高的世界声誉。

但是,此时的新生政权打击反革命的运动正在被扩大,高尔基本人也开始受到监控。他的第一任妻子因为怕受到牵连而跟他离了婚;第二任妻子也因为坚决反对他冒险拯救受难的文化人,两人的感情接近崩溃。

就在高尔基悲愤郁闷之时,朋友告诉他,替他找秘书的事情有结果了。这是个名叫玛丽娅.安德烈耶夫娜,昵称穆拉的女子,会多国语言,丈夫刚刚被迫害至死,她对知识分子充满同情。

高尔基仔细打量着穆拉,27岁的她,外貌美得像一幅画,气韵深沉如一首诗,特别是面对苦难的那种淡定和坚强,更让人钦佩。于是,高尔基将她留下了。

穆拉不但性格沉稳,而且智慧勤劳。相处不到两个月,51岁的高尔基就不可遏止的爱上了27岁的穆拉。

玛克西姆·高尔基

(图)玛克西姆·高尔基(Maxim Gorky),原名阿列克赛·马克西姆维奇·别什可夫,前苏联作家、诗人,评论家,政论家,学者。

由是,高尔基跟第二任妻子结束了名存实亡的夫妻关系,进而向穆拉求婚,但穆拉却委婉拒绝。理由是她不能确定高尔基和她的两个孩子之间能否相互接受。就这样,穆拉成了高尔基的秘书兼情人,并替他管理大家庭和出版业务。

1919年12月,穆拉表示想回爱沙尼亚探望两个留在家乡的孩子。尽管当时苏维埃共和国跟爱沙尼亚不通往来,为了能把孩子接来以便彼此间建立感情,高尔基还是同意了穆拉从芬兰湾偷越边境。

1920年1月,突然传来穆拉被边防军抓获的消息,高尔基亲自前往莫斯科,甚至找到包括列宁在内的许多领导人。得到的答复是:如果他不离开俄国,穆拉就不能获得释放。高尔基只好选择了离开祖国。1921年,他带着被释放的穆拉以及大家庭,前往意大利的索兰托定居。

在异国他乡,高尔基和穆拉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可是1928年的夏天,穆拉突然消失了。高尔基决定前往爱沙尼亚寻找穆拉和她的孩子们,当高尔基按照信封上的地址找到穆拉家时,那里既没有穆拉,也没有孩子。

高尔基还弄清楚了一个惊人的事实,穆拉的丈夫罗卡特并没有死,他现在定居英国。更大的打击是,当高尔基从爱沙尼亚赶回索兰托时,他的许多手稿、档案以及跟各国名人往来的书信,全部失踪了。他的前妻告诉他,穆拉回来过,说是按他的要求,要转移这些东西。

种种迹象表明,这是有关部门为了控制他而精心策划的布局,穆拉极有可能就是契卡(秘密警察),高尔基因此一病不起。此时,斯大林想建立全国作家协会,便多次派人前往索兰托探视高尔基,并动员他回国当作协主席。斯大林还在莫斯科挑选了一套豪华住宅,作为他回国后的住所。回国后,斯大林除了要求高尔基为苏维埃政权大唱赞歌外,还要求为他本人写一本歌功颂德的传记。高尔基的周围布满了特工,一举一动都受到监视。

1935年,被软禁多年的高尔基由于迟迟没有动笔写传记,受到了斯大林部下的警告。不久,契卡让高尔基的儿子死于非命。遭此重创,高尔基的精神状况急转直下。1936年6月,他在看望了儿子的墓地回来后,便开始咳嗽发烧。

6月3日,迷糊中的高尔基听到有人呼唤自己,似乎是穆拉的声音,他不愿意睁开眼睛,也不想看到穆拉的容貌。但穆拉却在他耳边忏悔……

原来,出生于爱沙尼亚的穆拉,很早就被培养成了特工,十月革命后,她跟丈夫罗卡特潜入苏维埃共和国活动,被契卡抓获。契卡看到她除了有倾国倾城的容貌外,还会多国语言,便以罗卡特的性命相要挟,要她去色诱高尔基,以便掌控高尔基的一切动态。但随着进一步的了解,她真的爱上了高尔基,这让她很痛苦,而契卡却像幽灵般游荡他们周围,她只好选择离开。

1936年6月初,隐藏在英国的她,得知高尔基遭遇丧子打击而病倒,再也无法保持沉默了,她想向他解释一切,想向他忏悔。

高尔基终于睁开了眼睛,眼睛里包含着原谅,也包含着希冀。

由于斯大林恼怒于高尔基对他的蔑视,他想借高尔基病危之时,不留痕迹地将其除掉。契卡见穆拉不请自来,便把毒计射在穆拉身上。当穆拉向高尔基倾诉完衷肠,走出卧室时,契卡头目正在门外等着她。契卡拿出了几颗糖果:“要么你把它吃下,但高尔基还是得死。要么你让高尔基吃下,你可以活。”穆拉来时就没有想过会活着离开莫斯科,可为了拯救高尔基,她接下了糖果,以便拖延时间,寻找机会。

当时,高尔基身边有两个值夜班的年轻医生。可穆拉万万没有想到,主治医生雅戈达也是个契卡。6月18日凌晨2时左右,雅戈达趁穆拉支持不住睡去后,哄骗半夜醒来的高尔基吃下了糖果。高尔基马上心力衰竭,穆拉惊醒,冲到床前,但为时已晚。躺在穆拉怀里的高尔基已不能言语,他的表情万分痛苦,又万分迷茫。

2时30分左右,高尔基停止了呼吸。

高尔基去世后,国际国内的知识分子们都以各种方式表达愤怒和怀疑。在这种情况下,再拿穆拉开刀,只会引起更大的骚动。为了挽回影响,苏维埃便在1937年12月将三个医生中的两个处死,一个判刑25年。

穆拉后来成功逃离苏联,隐居英国,而曾从索兰托取走的高尔基的手稿和文件,都被她成功地保存了下来。此后,她促成了高尔基的许多著作在西方发表,包括长达四卷的《克里姆.萨姆金的一生》。

穆拉1974年去世。